博客日记

「科科圆桌会」科学与科幻小说间的交错,迎向人类未来的想像

「科科圆桌会」科学与科幻小说间的交错,迎向人类未来的想像

1. 会前科幻作家黄海与讲者互动。2. 科幻作家张系国。3. 作家谢晓昀。4. PanSci专栏作家&科学艺术家 dr. i。

8月25日Readmoo在纪州庵所举办的「科科圆桌会」,邀请到4位重量级的科幻科学界大师,包括:科幻作家张系国、黄海、小说家谢晓昀、PanSci 专栏作者&科学艺术家dr.i等,在晴朗的星期日午后和大家一同聊聊科幻与科学。这次的圆桌会很特别,全场都以交错问答的方式进行,没有议题疆界,只有热络的讨论互动,以下是活动的问答整理。


更多活动精彩影片→

Q:科幻小说究竟只是想像?亦或是可以透过科学发明或科技进步,成为可以实现的未来?

黄海认为:「科幻是科学的想像,只是透过小说的形式作为一种展现。」张系国则说:「把科幻小说当成一种超人类文学,一般小说大多讲述人与人之间的故事,科幻小说探究人与宇宙的关係,以及未来文明可能会遇到的问题。」dr.i同意上述两位科幻小说家前辈的看法,至于到底是科幻小说家引导科学家去实现未来?亦或是科学引发科幻小说的发展?他认为这两者是密不可分、互补互成的关係。

现场唯一一位女性作家谢晓昀则以人性的角度剖析。谢晓昀表示虽然这幺说很老套,但「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」,她特别重视科技或科学如何触动人类内心对生命原始的渴望;与对人类社会的反思。就像以複製人议题发想写了《恶之岛》一书,在这本科幻小说里,她处理了先进科学发明下,人类对于自我认同的概念。

Q:科学发明或科技进步的确影响人类生活、社会与文明的发展,我们也许无法想像未来科技会进步到什幺样的地步,但从许多的科幻电影或科幻小说里看到它反过来掌控人类,失衡所有的秩序,我们该持乐观或悲观的态度面对?

dr.i提到,可以从英文单字「Science」去了解,根据其拉丁文的原义就是指「知识」。无论科学或科技作为人类运用在生活或工作的一种工具,重点不在工具本身,而在运用工具的人。当科学或科技被过度使用或使用失控时,就会产生可怕的后果,例如乔治欧威尔(George Orwell)在《一九八四》这部小说里所提到的「老大哥」,正是因为对科技的烂用,形塑了集权主义的社会,让科技背负了侵犯隐私的监视行为。

黄海则以霍金(Stephen William Hawking)的一句话回应:「人类都拥有自私的基因。」因为自私终将使得科技或科学发明失控,但也因为「失控」,人类才能懂得如何去衡量科学或科技在人类与世界之间的平衡关係。

张系国也以科幻文学的角度提出想法:「科幻小说是一种以乐观的态度来面对未来的文学作品。」因为「一直以来,人类对生命的好奇,驱始人类对生命、对宇宙展开未知的探索,透过科幻小说带来一种陌生的美感。」科幻之所以迷人,就在于那是一个从未看过的世界,带着陌生的美感;而这种陌生的美感具有某种客观的角度,无论在小说里安排了多少因科学发明或科技应用所带来的惨痛代价,都是「善意的提醒」。因此,张系国认为,科幻小说丰富了人类对生命与宇宙的想像,是一种乐观的态度面对未知。

主持人PanSci总编辑郑国威与现场读者热情互动、提问。

Q:台湾与中国科幻界近来的发展又是如何?

科幻小说是西方文明的产物。黄海提到,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是玛丽.雪莱(Mary Shelley)在1818年的《科学怪人》;其讲述的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,冀望能够透过科学发明方式来创造生命,但最终却除不去人性里善与恶之对立。至于台湾科幻小说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80年代,包括张系国、黄海等都是参与这波台湾科幻小说兴起的先进者。例如,张系国早年曾经创办《幻象》杂誌季刊,为台湾科幻界留下历史足迹。

黄海进一步指出,台湾科幻小说市场一直处在暧昧的阶段,进不到主流文学,却也无法被归类到科普书籍,因此虽然一直都有固定的读者群拥戴,但却不是非常广大。虽然近年来台湾科幻小说市场的阅读率的确有逐渐下降的趋势,但也还是有一些不错的后起之秀仍旧在台湾科幻文坛里大放光芒,在台湾新生代科幻作家里,张系国就特别推崇伊格言。张系国认为,一个好的科幻作家必需要能够有突破现实世界的视野与观感,伊格言的作品想像力非常丰富,也许缘于他曾经是诗人,所以很能够跳出现实的框架,以科幻笔法写出比现实「更真实」的世界。

至于中国大陆,近年来科幻小说发展相较起来比台湾更为蓬勃,张系国认为这与国力的有关。就像西方世界的科幻小说发展与工业革命开始之后有密切的关联性,科幻小说也成为国力与科技发展另一种文化表徵。中国大陆现正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阶段,其实早期在中国发行科幻小说是会被贴上「精神污染」的污名,但至80年代后,许多以科幻为主的文学期刊、杂誌不断推出,中国开始诞生了另一批优秀的科幻作家,例如:韩松、刘慈欣等。至2000年,这股科幻风气在中国大陆不断打开,尤其在四川成为中国大陆科幻小说的发起基地,还成立世界华人科幻协会,黄海老师还提到,中国大陆的《科幻世界》杂誌是全世界销售量最好的科幻杂誌。

在中国科幻新生代作家里,以刘慈欣与韩松分别为硬科幻与软科幻写作的代表。所谓的硬科幻指得是,作品里含藏有大量的专业科学或科技知识,尤以具有理工背景作家根据他所有的专业科学知识而撰写的;相对地,软科幻作品含藏的文学性质较重,科学或科技专业知识含量较不高。韩松的《宇宙墓碑》是日前中国大陆科软科幻作品的代表,刘慈欣的《三体》则为中国大陆硬科幻作品的代表。这两位作者都相当受到大陆读者的欢迎与爱戴,《宇宙墓碑》更获得「世界华人科幻艺术奖首奖」,而刘慈欣的《三体》不但受到大陆理工学术界的支持,甚至已预备拍成电影,并至美国出版发行。

台湾科幻小说市场虽然较小,但张系国还是非常看好台湾科幻作家在华文科幻市场的潜力。张系国认为,台湾作家的文笔好、也比其他华文科幻作家更重视写作技巧,只要台湾有人努力继续推动科幻小说的阅读风气,或将台湾科幻作家的作品推往其他华文市场,必定能带来更广大的迴响。最后,为了鼓励科幻小说创作风气,张系国还在现场提出了一些写作灵感,例如3D列印科技就是非常好的创作点子,若可以结合侦探小说与科幻小说,一定可以创作出更精采绝侖的科幻作品。

最后把讲座中提到的科幻小说整理如下:


更多活动精彩影片→
张系国系列作品→
黄海系列作品→
谢晓昀系列作品→

►这里是Readmoo电子书店◄

完整阅读,从这里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