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日记

气功吹笛法‧养生保健康

气功吹笛法‧养生保健康华乐导师唐育胜老师具有数十年教导华乐的经验,本身亦懂得或吹或弹或拉多种中华乐器,他更成功研究出结合气功与笛子吹奏的独门功夫,结果把自己多年的身体毛病给治好,这意外的收穫让他更专注于钻研气功吹笛法,并且立志要将这个发现给推广出去,以期让更多人透过笛子养生来重拾健康。向来把传承华乐当作自己的使命,唐育胜虽然基于个人因素而在早期曾暂时离开华乐圈,但现在他又回来了,重新投入华乐的舞台,除了以本身多年的经验教授后辈华乐乐器及指挥乐团,他的黄金岁月亦因为有着华乐的陪伴,而处处洋溢欢乐乐章。华乐导师唐育胜老师可以说是一位很认真的黄金族,当我们在採访着他,请他讲述有关他研创出来的一套有关气功结合吹笛子的养生法时,他竟然叫摄记在他吹奏笛子时,用一张钢製椅子来推压他的丹田……摄记不敢从命,唯因推辞不了唐育胜的要求,唯有在唐育胜吹笛子时,使劲地用椅子住其丹田部位推去。唐育胜吹奏了一段曲子才停下来。就现场所见,是摄记用力地往前推,但唐育胜依然悠然的吹着他的曲子,脸不改色身不摇晃。“这就是气功,如果没有气功,你一推我早就往后退,倒下来了。”唐育胜笑着说。而我和摄记则在旁捏了一把冷汗。太厉害了吧!有数十年教导华乐经验今年66岁的唐育胜具有数十年把玩及教导华乐的经验,说起华乐与他的故事,就不得不提笛子养生这发现。唐育胜自幼就喜欢音乐,小至10岁就已经加入甲洞一支狮团学习打鼓,小小年纪就被称作“小鼓王”,举凡狮团出队採青或表演,都有唐育胜的小小身影在鼓边击鼓。15岁开始喜欢上口琴发出的美妙声音,唐育胜就自己找了一本口琴教学书,边看边学边吹奏,亦吹奏得似模似样叫人讚赏。随后唐育胜加入吉隆坡半山芭的劲松乐团,向前辈们例如陈松宪等人学习华乐,这算是他华乐生涯的第一步吧。而后他和几位朋友先后参加了福州会馆华乐团、琼青华乐团和精武华乐团等等,把各种不同的华乐乐器都碰一碰摸一摸,也因此练就了一身的华乐技巧来。他懂得的华乐乐器可多了,包括笛子、二胡、琵琶、中阮、柳月琴、扬琴、大提琴、低音琴等等,但唐育胜老师却谦虚地说,自己虽然学会许多种华乐乐器,唯并不精,懂的都是皮毛而己。“我年轻时从事装修工程,是属于粗工,日夜操劳加上睡眠不足,因此身体不多不少都患有内伤暗病。廿多岁就经常咳嗽,而且是咳也咳不停的那一种,情况非常怕人,当时还以为自己得了肺痨呢。”气功练气法运用在吹奏笛子上在多处寻医也医治不好的情况之下,唐育胜唯有自己来解决自己的病痛问题,“我学习气功,也耍太极,练了约10年之后,咳嗽的情况大有好转。有一次我在练习吹奏笛子时,突然想到把气功的练气方法运用在吹奏笛子上,吸一口气入丹田,慢慢呼出来,气就从嘴巴吹进笛子里。”唐育胜表示,气本来应该是吸进丹田里的,但很多人却以为吸气是填满胸腔为正确。这也是为甚幺我们在吹蜡烛或气球时,往往一吹气一出,就会感觉头昏昏,很不舒服。“这就是不正当的吹法,如果长期下去不注意,我担心大家会因为吹奏笛子而吹坏身体呢。”这一个发现让唐育胜欣喜不己,他把自己当成试验体,每一次吹奏笛子时即运用气功原理,最终让他领悟到笛子养生之道,数年过去了,他身上的内伤咳嗽竟然不药而癒,人也逐渐变得健康起来。深知此道理之后,唐育胜在教授学生时,都把这重要讯息传播出去,务求学生套用气功运气的方式,以丹田气来吹笛子,如此一来不但能吹奏出悠长的笛声,还能练就一身健康。“我本身就是最好的见证,也希望这项发现能流传下去,但我必须强调的是,气功笛子养生的功效不是一时三刻就能见到效果,它是必须持之以恆,日久才能见功。”今天,因为有着华乐的美妙乐声陪伴,唐育胜老师的黄金岁月更显丰盛精彩,处处都洋溢着欢乐乐章。吹奏方式一吸一呼发扬笛子养生,唐育胜盼人人学习实现梦想!自从发现笛子养生的奥妙之后,唐育胜就把这一套功夫落实在学生身上,他教导学生们正确的吹奏方式,透过一吸一呼,让身体更健康,气色更红润。“我希望笛子养生可以传承下去,如果我一个人孤单地守着,一旦我离去了,这套笛子养生就可能因此而失传。”唐育胜强调自己已经66岁了,他乐观地表示,如果能多活10年固然最好,而往后的日子是过一天赚一天啦。“气要吸入丹田并不是困难学习的事,但它却必须要有人从旁指点,才能收到正确的效果。”唐育胜希望人人都能学习笛子,一来笛声悠悠可以安宁人心,二来练笛子等同练气功,可强身健体。交流切磋自修学华乐传承中华华乐为使命,唐育胜老师凭坚毅精神走过华乐贫瘠年月。回首40年前,华乐在大马这片土地并不普遍,而且亦没有获得定位,处于沙漠里最贫瘠的地位,无论如何,唐育胜及一些老前辈,凭着本身的一份坚持及毅力,以及那份传承中华文化的精神,把责任扛在身上,走过这一路艰辛。“当年华乐在大马并未受到重视,同时亦没有华乐老师指导,我们都是凭着一份心意及诚意,或买一本有关华乐乐器的书籍,或购一张华乐的唱片,人人都无师自通的自己把玩学习。”“那时学习华乐很辛苦,一来没有资料,二来没有老师,几乎所有懂得玩华乐的人都是自修得来的。我当年也是靠自学、拜师、或与三几位华乐爱好者一起交流切磋,才学得了点皮毛。”指点后辈让华乐流传下去当上华乐老师教导后辈时,成绩也是一步一脚印堆砌起来的。唐育胜并没有放弃华乐,因为他觉得这是传承中华文化的其中一个方式,如果没有人去传承,日后华乐在我国就会从此断根,是人生中的一大憾事。“当时能够坚持下去,是因为觉得有使命在身。我不去做,谁来做呢?”回观现今华乐佔有自己的固定位置,而且学校、社团、会馆亦设有华乐团,大马的华乐乐声处处飘扬,是属于发展蓬勃的时代;唐育胜现今担任拜天公华乐团教练及指挥,积极栽培华乐新血,为本地华乐乐坛尽心又尽力。越玩越精神越玩越健康希望人人变“玩童”,越玩越精神,越玩越健康!唐育胜打趣着说自己是“玩童”,他打算在吉隆坡百灵艺术协会成立华乐团,唯这项计划目前仍在商谈之中,并未确定能否成功。“我想成立华乐团是基于很多因素,同时强调黄金族一定至少要有一种乐器陪伴,闲时拿来弹弹吹吹,是非常棒的一种享受。音乐可以陶冶心情,谁要是与家人意见不和生气了,听听音乐,或者自己玩玩音乐吹吹曲子,气一下子就会消失了。”玩乐器时心情平静思绪也宁静此外,玩乐器可以养生,这道理就类似书法养生、绘画养生一样。“当一个人专注于某一件事情时,例如在学习某一种乐器时,他的心情是平静的,思绪也是宁静的,这时他就不会想东想西,想些不好的事消极的事。当此人置身于音乐的喜悦之中,细胞亦会变得活跃,人也变得精神爽朗健康起来。”再者,当你在学习一种乐器时,相对的对此乐器的背景、发源、历史都要有基本的认识,如此才能深入并玩出韵味,这无疑是扩大了黄金族的视野。玩乐器,无论是哪一种乐器,都是同时需要运用到脑力、眼力、手力,并且结合思考、判断的一种过程,这对黄金族而言是一种软性运动,大可提高他们的灵敏度。唐育胜希望就此机会,人人都变成“老玩童”,如此的一个黄金岁月才是精彩及充满活力的。“只要黄金族保持年轻的心,又哪会变老呢?”他语重心长地说。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13.12.27